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会员服务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化工字典 | English
  • 当前位置:化工资讯 > 图片新闻 > 风电供应链面临多方面冲击

    风电供应链面临多方面冲击

    http://www.cabile.com   更新时间: 2020-04-27 09:56:47   中国经营报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打乱了国内风电产业的生产节奏。

      自2019年下半年起,风电行业出现“抢装潮”,抢订单、抢设备、抢并网的火热态势拉紧了市场供应。然而到了2020年,疫情“黑天鹅”使得抢装之下脆弱的产业链雪上加霜。

      记者获悉,在一台风电机组中,叶片芯材、主轴承等部分零部件依赖国外进口。但疫情导致进出口通道受阻,国内风电产业链“卡脖子”的问题愈发明显。

      在此情况下,部分风电设备生产难以按计划交付,导致下游的风电场无法在规定时间节点前并网。

      某风电企业人士向记者透露,今年上半年已经出现不少业主方取消项目或延期开工的情况。

      棘手的叶片芯材

      在挨过国内疫情的停工期之后,风电企业继续开足马力生产的期待又一次落空。

      供应链全球化的背景之下,各国政府为应对全球疫情而实行的管控措施给中国风电市场带来了不确定性,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对风电供应链的冲击。

      中国作为风力发电大国,供应链管理的能力并不弱。“但尽管如此,一些部件的关键原材料仍需要从国外进口,比如叶片的夹芯材料、IGBT(电力电器件)以及各类的轴承部件。同时,由于中国每年新增装机规模巨大,再加上正处于市场需求高的抢装特殊时期,在疫情暴发前,这些部件的供应就已经很紧张。”在一次线上研讨会上,伍德麦肯兹中国风电市场高级研究顾问李小杨如此分析。

      “目前,IGBT及轴承需要从欧洲进口,但鉴于他们的工厂生产尚未停工,只要疫情不至于进一步恶化,政府的封锁措施就不会进一步升级,那么在短期之内,这些部件对于今年的新增装机还不至于带来致命的打击。”李小杨认为,“情况不容乐观的是叶片芯材的供应。”

      叶片芯材是风电叶片的关键材料,一般采用夹层结构来增加结构刚度,防止局部失稳,提高整个叶片的抗载荷能力。最常用的芯材是巴沙轻木、PVC泡沫及PET。但目前来看,这3种材料的供应情况都不容乐观。

      作为叶片芯材首选的轻木生长于南美洲,全球90%以上的轻木都是来自南美洲的厄瓜多尔。然而,厄瓜多尔是目前拉美地区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自3月16日,厄瓜多尔全国进入为期60天的紧急状态。

      李小杨表示,据她了解,今年从厄瓜多尔运出的轻木中,有大约67%为中国风电市场的需求。由于厄瓜多尔采取的管控措施,国内市场预计至少有2~4周的供应会受到影响。

      另一芯材PVC泡沫同样依赖海外市场。方正证券分析称,PVC泡沫不等于PVC。PVC是PVC泡沫的原材料之一,除此之外,PVC泡沫还需要其他的原材料比如发泡剂、交联剂等塑料助剂等,经过投料、共混、模压、后处理等复杂的工序制成。

      国内的PVC泡沫工厂只从事后加工环节,在原板方面,国内基本不具备相应的制造能力。

      PVC泡沫原板的两大供应商分别是瑞典的戴铂DIAB公司和意大利的Maricell公司,而戴铂在意大利拥有一家主力工厂,因此PVC泡沫原板的供应高度依赖意大利。国内的PVC泡沫芯材供应商联洋新材、科拉斯都需要向Maricell采购PVC泡沫原板。

      更重要的是,作为巴沙轻木和PVC泡沫的替代材料,PET虽可实现国内供应,且材料储备充裕,但受限于生产线产能的影响,PET的供应同样短缺。虽然各家公司有扩产的打算,但预计今年之内没办法实现。

      方正证券申建国团队指出,当前各个叶片厂商都会备有一定数量的芯材库存,可供1~2个月之用,因此上半年叶片的供应预计没有太大的问题。但下半年的供应则需要等待厄瓜多尔和意大利的疫情好转以及封锁措施逐渐解除。

      “海上”影响有限

      除了叶片芯材之外,国内海上风电项目还受另一重要部件供货难的制约。

      风电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告诉记者,“目前主轴承的供应也是个难题。”

      在风电轴承中,偏航轴承和变桨轴承的技术门槛相对较低,而主轴承作为风机轮毂和发电机的核心连接传动件,需要保证质量的高可靠性,因此其制造不仅技术含量较高,周期还相对较长。而海上风机轴承技术要求更为复杂,为降低风险,需要进行特别封装以及一系列防腐蚀工艺处理。

      目前,国内风电轴承企业的产能主要集中在偏航轴承和变浆轴承上,且以3MW以下风电设备配套轴承为主,对于主轴轴承和增速器轴承,基本依靠进口。

      “其实,国内的瓦轴、洛轴这些企业也可以供货,因为抢装,进口的产能难以满足需求,他们的订单量提高不少。但在海上风电项目中,特别是匹配6MW以上风机的主轴承,基本完全依赖进口,短期内无国内轴承替代可能。”上述行业观察人士告诉记者。

      然而,由于SKF、FAG、罗特艾德勒等一线轴承品牌均位于欧洲市场,随着欧洲一级风电市场封锁措施的实施,国内主轴承的供应更加紧张。

      尽管如此,伍德麦肯兹对于疫情下海上风电的预判仍比较乐观。该机构认为,相对国内陆上风电,疫情对于海上风电装机影响有限。一方面是因为海上风电体量较小;另一方面,比起今年就结束补贴的陆上风电项目,海上风电的抢装窗口较长。

      李小杨判断,目前,国内大约7%的海上装机将从今年转移到了明年,因此2021年我国的海上风电新增装机将达到峰值。

      值得一提的是,李小杨还指出,若供应链的情况进一步紧张,原本预计今年吊装的海上风电机组或将继续延期,但以当前海上风电的吊装能力以及海上风电有限的安装窗口来讲,未来若产能无法支撑当年的新增装机,那么一些海上风电项目将势必面临无法按时并网并获取原计划补贴的风险。

      根据金风科技总工程师翟恩地的预测,截至2019年底,中国海上风电已招标未建设项目共计2132.5万千瓦,即使不考虑疫情影响,至少也有800万千瓦项目将结转至2021年之后。

      呼吁延期并网

      从此前公布的《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和《关于促进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等文件来看,留给开发商抢并网的时间已然不多了。

      根据上述文件规定,2018年底前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若2020年底前未完成并网,国家不再补贴;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底前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及2018年底前已核准的海上风电项目,若无法在2021年底前完成并网,则无法享受当初的核准电价。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指出,受上游设备供应不足、运输受阻、电网送出工程建设耽搁等影响,目前风电场施工进度大大落后于预期。陆上风电项目建设工期至少延误6个月以上,海上风电受施工窗口期和国际供应链制约更为严重,项目工期至少延后8~12个月。

      在这样的背景下,伍德麦肯兹2020年全球新增风电的并网容量预测已经从去年第四季度的77GW调整为73GW。同时,其报告显示,到目前为止,疫情对中国新增装机的影响已经达到10%。

      这就意味着,受疫情影响,一大批拟建和在建风电项目难以在政策规定的并网时间节点内完工,无法获得核准时的补贴电价。在企业难以保证原先投资收益的情况下,这些项目势必被迫搁置甚至取消。

      此前有风电央企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实际上,今年上半年已经出现不少业主方取消项目或延期开工的情况。

      然而,一旦原定项目被取消,开发商前期投入的设计费用、征地费用、设备采购费用以及部分施工费用都将化为沉没成本,全部化为泡影。

      对于拟开工项目,情况更为复杂。此时的开发商大多已经完成机组招标采购,整机企业也按计划准备排产,若遇到项目取消,必然引起上下游产业链连锁反应,一环的脱节将导致接二连三的合同违约,引发一系列经济纠纷。

      秦海岩曾发文称,粗略测算,企业如果叫停受疫情影响无法按时并网的拟建和在建项目,仅风电场固定资产投资一项就将减少上千亿元,对产业链的影响更难以估量。

      中国农机工业协会风力机械分会副秘书长年方清在《全球疫情下中国风电产业应对策略研讨会》上发言称,行业内各企业及协会都希望政府主管部门能在非常时期对现行政策进行调整:包括在建和核准的陆上海上风电项目享受补贴电价政策的并网时间节点适当延期、对特定风电项目进行税收减免、适度调整或取消部分电网考核等,以确保既定风电项目的合理收益得到保证,把疫情给行业带来的冲击降到最低。

      “目前来看,延迟并网的政策应该很难实现了,大家还是需要自己安排好企业的生产和建设计划。但因为疫情,很多项目确实干不完,希望政府有关部门再考虑一下,将并网时间延期半年,这样不仅利于拉动经济,也能解决些就业难题。”秦海岩如此呼吁。


      中国化工制造网将随时为您更新相关信息,请持续关注本网资讯动态。

    文章关键词: 风电产业
    中国化工制造网信息客服热线: 025-86816800
    免责声明:中国化工制造网上刊登的所有信息不能保证其内容的正确性或可靠性;本网转载内容均注明来源出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您自行加以判断并承担相关风险。
    ?
    深夜直播-深夜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