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碼: 免費注冊 會員服務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化工字典 | English
  • 當前位置:化工資訊 > 熱門評論 > 評論:煤炭業探索平穩供給長效之策

    評論:煤炭業探索平穩供給長效之策

    http://www.cabile.com   更新時間: 2019-12-18 15:30:45   中國能源報

      隆冬時節,海濱城市日照溫暖舒適。比之更“火熱”的則是在此召開的2020年全國煤炭交易會。來自國家有關部門、行業協會、主要產煤區政府和行業主管部門,以及煤炭生產、運輸 、消費企業和科研單位、金融機構的2000多人參加了此次會議。與會人員圍繞在當前煤炭市場供需由總體平衡轉向供應寬松的新形勢下,如何進一步鞏固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成果、建立煤炭平穩供給的長效機制達成多項共識。

      建設多個儲備項目

      推進產供儲銷體系建設

      此前,國家發改委相關負責人表示,我國將大力推進煤炭產供儲銷體系建設。其中,儲備是近幾年工作重點,要建立煤炭產能儲備與產品儲備相結合的儲備體系。

      記者了解到,今年以來,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大力推進煤炭儲備能力建設。按政府給政策、政府可調度、市場化運作原則,鼓勵企業在煤炭消費集中地、煤炭接卸港口等地建設煤炭儲備項目。目前,我國已基本落實三千萬噸的煤炭儲備能力。湖北荊州、山東梁山等正在建設大型儲備基地。

      “經過多年發展,我國煤炭儲備能力建設取得了積極進展,具備了一定的儲備能力,但工業化的儲備體系尚未完全形成。”國家發改委經濟運行局局長李云卿在會上表示,我國煤炭企業社會責任儲備有待進一步加強。過去煤炭儲備更多強調政府儲備,但政府儲備畢竟數量有限,且利用率不高,“必須建立以企業社會責任為主體、地方政府儲備為補充的能源儲備體系。”

      “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等部門將給予一定的資金和政策支持。希望各方深刻認識儲備基地的重要意義,積極履行企業社會責任,加快推進項目建設,盡快形成儲備能力,不斷擴大儲備規模,逐步提高煤炭能源保障和市場調節能力。”李云卿強調。

      但對于以企業為主體建設煤炭儲備基地,有業內人士提出擔憂,建設煤炭儲備項目,雖然政府會給予一定的資金支持,但難以覆蓋成本,如何降低企業建設成本,調動企業積極性是相關部門必須考慮的問題。

      “將儲備能力與產能掛鉤,將企業建設的儲備能力置換為等量的產能,或是一條有效途徑。”上述人士建議。

      懲罰加交易

      多措力保中長期合同履約

      “2019年我們簽訂的中長期合同占資源總量的86.1%。但就實際執行情況看,個別下游企業為降低采購成本,向上游施加降級壓力,實行比價采購,個別月份主動壓減中長期合同兌現量;特別是個別坑口電廠自4月份以來市場招標價格持續低于長協價格,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中長期合同兌現率。”某大型煤企負責人在會上坦言。

      事實上,中長期合同履約問題是此次交易會的熱點話題。李云卿表示,要切實保障中長期合同簽好、簽實。“我們將委托相關機構,開展履約情況統計,強化監管。對不履行合同的企業,采取調節運力、通報公示等多種措施進行懲罰。”李云卿強調。

      記者注意到,國家發改委日前發布的《關于推進2020年煤炭中長期合同簽訂履行有關工作的通知》提出:“根據實際情況,經鐵路部門確認運力的年度供需合同,日常中確屬難以執行的,經產運需三方同意,可進行交易。”對此,李云卿強調,在一定條件下允許交易是2020年煤炭中長期合同的創新舉措,有助提升中長期合同履約率,煤炭交易雙方應用好這一政策。

      對此,有業內專家對記者表示,要保證該創新舉措有效實施,必須制定相應的保障措施。如果合同中的煤炭可以進行交易,難免為“低買高賣”提供空間,或成為不良企業謀利手段,相關部門必須出臺措施杜絕此類現象。

      三成老礦區仍虧損

      煤炭行業尚存多重挑戰

      對于近期出現的“煤價偏高是煤電企業虧損重要原因”的觀點,此次交易會也有相關討論。

      “今年以來,電廠采購的煤炭入爐價比去年下降了48元/噸,所以,煤價對燃煤電廠虧損的影響很小。煤炭行業在虧損時,靠的是煤炭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走出來的,所以煤電也應通過改革走出目前困境。”山西某煤企負責人表示。

      這一觀點得到了中國煤炭工業協會會長梁嘉琨的認同。同時,他認為,當前煤炭企業仍面臨多重困難。

      “首先是煤炭去產能退出煤礦的資產處置難。一些企業辦社會的職能移交難,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依然十分突出。關閉退出煤礦的人員安置越來越難,亟待相關產業政策的扶持。”梁嘉琨坦言。

      川煤集團的一位負責人表達了類似觀點。“自去產能政策實施以來,川煤集團累計退出產能771萬噸,但由此帶來的巨額債務使得川煤集團至今不堪重負。”該負責人表示。

      此外,記者了解到,目前煤炭企業的稅費負擔依然相當嚴重,煤炭企業的稅費種類多,增值稅稅負在10%左右,遠高于全國平均水平,資源稅稅費負擔重,有的企業資源稅是稅改前的兩倍多,企業內部新老礦井盈利能力不一,但又不能合并企業所得稅,導致一些企業一邊虧損一邊上交企業所得稅。

      “一些老礦區煤企轉型困難。目前,還有三分之一的老礦區處于虧損狀態。”梁嘉琨強調。

    文章關鍵詞: 煤炭市場
    中國化工制造網信息客服熱線: 025-86816800
    免責聲明:中國化工制造網上刊登的所有信息不能保證其內容的正確性或可靠性;本網轉載內容均注明來源出處,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請您自行加以判斷并承擔相關風險。
    ?
    深夜直播-深夜福利视频